•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管理人权责回归与法院介入破产程序之边界衡平(作者:陈雪)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管理人权责回归与法院介入破产程序之边界衡平(作者:陈雪)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当前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视野下,企业破产机制的完善与扩展已经成为越来越普遍的法律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颁布实施距今已经15年之久,企业破产的法律制度在不断完善,但此间一直存在的管理人与法院之间的角色定位,李权边界却终未能纠缠明晰,从而导致司法实践中或者法院成为破产管理人的“听政者”,成为事实上的管理人;或者管理人中心主义过于突出,法院成为“救火队员”,一直处于被动调和案件各方的位置。

     

    一、破产管理人的法律地位

     

    (一)管理人的产生:

    《企业破产法》第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的,应当同时指定管理人。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

    债权人会议认为管理人不能依法、公正执行职务或者有其他不能胜任职务情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更换。

    指定管理人和确定管理人报酬的办法,由最高人民法院规定。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九条 管理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得辞去职务。管理人辞去职务应当经人民法院许可。

    由此表明,管理人是由人民法院指定产生,其进入、更换与退出均由人民法院依职权决定。因此,人民法院与破产管理人在破产法律程序伊始便具有明显的“主从关系“。

    (二)管理人的履职: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管理人依照本法规定执行职务,向人民法院报告工作,并接受债权人会议和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

    管理人应当列席债权人会议,向债权人会议报告职务执行情况,并回答询问。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管理人履行下列职责: 

    (一)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资料; 

    (二)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制作财产状况报告; 

    (三)决定债务人的内部管理事务; 

    (四)决定债务人的日常开支和其他必要开支; 

    (五)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决定继续或者停止债务人的营业; 

    (六)管理和处分债务人的财产; 

    (七)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 

    (八)提议召开债权人会议;

    (九)人民法院认为管理人应当履行的其他职责。

    本法对管理人的职责另有规定的,适用其规定。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六条 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管理人决定继续或者停止债务人的营业或者有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行为之一的,应当经人民法院许可。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七条 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八条 管理人经人民法院许可,可以聘用必要的工作人员。 

        管理人的报酬由人民法院确定。债权人会议对管理人的报酬有异议的,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

    由上述规定的法律逻辑上,破产管理人应是先“依法“履职,勤勉尽责、忠实履行法定的职责,其后将工作内容报告人民法院,即破产管理人的履职是法定的独立性原则。但从前述破产管理人产生的规定及法理上:主体由谁产生,应对谁负责且受谁监督,破产管理人的核心工作最终均要由人民法院许可决定,因此实践中,基于这样的规定,破产管理人履职时往往是先请示再工作,”依附性“往往大于”独立性“存在。

    客观上,在法理学说的定位上,我国破产管理人的法律定位亦存在着不尽明确的情形。无论是基于“代理说“、”职务说“还是”破产财团说“,笔者认为其核心均是着眼于破产管理人的职权,以职权的设定、限制或监督来定位管理人的法律地位。基于此,破产管理人的中心法律地位难以完全独立。

     

    二、人民法院的法律地位

     

    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中的法定地位是居中裁判,在破产审判中亦不应例外。因此,对于人民法院的法律地位的设置,科学的层面应是以人民法院的居中位置作为基础,公正审查及评判债务人、债权人、管理人的法律行为。但由前述《企业破产法》条款的内容来看,实践中人民法院的地位常常发生如下偏差:

    一是人民法院成为事实上的破产管理人:即具体案件中人民法院在管理人、债权人和法院三者之间的关系中权力属于相对压倒性的。从而使人民法院在破产程序中或因权力过大,而弱化了管理人中心主义和债权人自治主义。

    二是人民法院使破产管理人成为“法院的职能部门“:因人民法院的权力集中而导致工作压力过大,具体工作过多而导致无瑕顾及,从而导致案件的质量和数量均受到影响,甚至万般无奈之下,将破产管理人似乎作为法院处理破产案件的职能部门,将本属于法院的工作交给破产管理人,这从另一个角度又将《企业破产法》的执行失于严肃权威。

     

    三、破产管理人与法院的权责回归与衡平

     

    其一是定职责警界线,让法院更多倾向于在企业破产程序中的管理调控功能。

    一方面保障法院的法定职责的履行,依《企业破产法》的规定法院在破产案件中应当依法履行司法权,对于属于法院职权范围内的工作不推诿,对于不属于法院职权范围的工作亦不应额外越权。另一方面在确定的职责警界线内,法院积极发挥司法能动性,与破产管理人、债权人会议三方协调推进破产进程。

    其二是回归人民法院在破产程序中的核心职能:监督

    如前所述,现行司法实践中存在的法院与管理人地位不清,权责不清的问题。法院本着公权力自然公正的理念,更多介入,而破产制度原则上是市场主体的自然市场行为,尤如人之生老病死。医生的介入固然可能会带来改善,但却不能改变人最终的衰竭。因此,界定清楚法院和管理人的权利界限,回归监督管理人依法履职的本位,落实破产管理人的报告制度,建立管理人履职评价体系、完善破产过程监督机制。将人民法院从具体的工作中分离出来,回归中立的审查与裁决地位。

    其三是回归破产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的中心主义。

    破产管理人是破产程序中最重要的角色,破产案件能否公平、公正和有效地推进,并进而使企业在市场机制中科学合理地生老病死,与破产管理人的活动具有最紧密的关联。因此基于现行《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破产管理人应回归程序的中心主义地位,负责管理破产程序中的一切事务。从破产程序启动,破产管理人指定起,破产管理人的职责便依法启动,破产管理人便承担破产程序中的一切职责与义务,应以勤勉、忠实为义务基准,接受人民法院的监督,接受债权人会议的辅助,引领整个破产程序的推进至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