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刘岩)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刘岩)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导语】

    2015年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施行后,对于执行案件的清偿方式作了改变。若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其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时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程序:另一种是若不进入破产程序,则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这两种方式改变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九十六条规定的按比例清偿方式。

    在上述规定作出后,许多债权人通过启动破产程序的方式来解决清偿顺位靠后而将面临无法清偿的问题。而在启动破产程序前,执行法院可能已经控制债务人的银行存款并完成财产分配方案。此时执行法院控制的银行存款是属于债务人的财产还是债权人的财产,最高院已经有章可循。但笔者亲身经历了一起以银行存款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为争议焦点的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发回重审一审,二审,才最终确定财产归属,可见司法实践中对于上述问题还存在争议。

     

    【案件事实简介】

     

    【债权人B公司的诉讼与执行情况】

    2016年3月16日,基层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A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偿付B公司保证金2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2016年6月1日,基层法院根据B公司申请,立案受理执行A公司返还保证金200万元一案。2016年7月1日,基层法院裁定划拨A公司某道路项目的投标保证金400万元。基层法院作出财产分配方案,将A公司的400万财产优先分配给B公司。

     

    【债权人张某某的诉讼与执行情况】

    2017年9月15日,基层法院立案受理张某某与A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A公司共结欠张某某工程保证金500万元、利息70万元。

    张某某对基层法院将A公司的400万财产优先分配给B公司不服,向基层法院提出异议,基层法院于2017年11月27日向张某某下发通知书,告知张某某收到通知起十五日内向基层法院提出诉讼。

     

    【债务人A公司破产案件受理情况】

    2017年11月28日,某外地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张某某对A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一审经过】

    2017年12月5日,基层法院受理了张某某与B公司、A公司申请执行异议之诉一案,张某某向基层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请求依法撤销基层法院于2017年10月27日作出的《分配方案》。二、请求依法判决张某某与B公司按债权比例参与对A公司400万元执行款的分配。笔者作为A公司的破产管理人参与该案诉讼。

    笔者在庭审中指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就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划扣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及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中止执行告知函后应否中止执行问题的请示〉的复函》[(2017)最高法民他72号]的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时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但尚未支付给申请人执行的款项,仍属于债务人财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 基层法院应中止对400万元的执行,并将上述款项交由管理人接管并按破产程序处理。

     

    【一审判决】

    基层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多份生效法律文书确定金钱给付内容的多个债权人分别对同一被执行人申请执行,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本案讼争分配400万元的执行标的是法院依照B公司债权并经其申请强制执行取得,该执行标的未设定担保物权,应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多出债权部分的执行款项才由其他债权人按比例分配。本院依照B公司申请将已经到位执行款项分配给B公司,符合法律规定。张某某请求依法判决与B公司按债权比例参与对A公司400万元执行款分配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应予以驳回。A公司要求将本案执行分配款项移送破产管理人,因执行异议之诉与破产案件的审理之间系不同的法律关系,是否将400万元交由破产管理人接管,不是本案审理范畴,该请求本案不予审查。

     

    【二审经过】

    张某某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1.原判认定本案讼争分配400万元的执行标的是法院依照B公司债权并经其申请强制执行取得,该执行标的未设定担保物权,应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多出债权部分的执行款项才由其他债权人按比例分配是错误的;2.原判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规定属适用法律错误。

    笔者提出:1.本案属A公司破产案件受理后的民事诉讼,应当由受理破产申请的法院集中管辖;2.A公司被基层法院扣划的400万元属于债务人财产,基层民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并将该款交由破产管理人接管。

     

    【二审裁定】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他72号《关于对重庆高院<关于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划扣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及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中止执行告知函后应否中止执行问题的请示>的答复函》的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时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但尚未支付给申请人执行的款项,仍属于债务人财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发送的中止执行告知函后仍继续执行的,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依法予以纠正。本案涉案400万元款项虽已扣划至基层法院并由基层法院作出分配方案,但直至某外地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受理申请人张某某对A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该款仍未支付,涉案的400万元仍然属于A公司的财产,该财产应当交由A公司的破产管理人依法处置。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发回重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二、本案发回基层法院重审。

     

    【重审一审判决】

    基层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多份生效法律文书确定金钱给付内容的多个债权人分别对同一被执行人申请执行,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本案讼争分配400万元的执行标的是法院依照B公司债权并经其申请强制执行取得,该执行标的未设定担保物权,应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多出债权部分的执行款项才由其他债权人按比例分配。本院依照B公司申请将已经到位执行款项分配给申请人,符合法律规定,张某某请求依法判决与B公司按债权比例参与对A公司400万元执行款分配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应予以驳回。虽然某外地法院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A破产清算一案,但本院执行到被执行人A公司的执行款400万元是在2017年10月19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他72号答复函》规定“由于法律、司法解释和司法政策的变化,我院2004年12月22日作出的《关于如何理解第六十八条的请示答复》([2003]民二他字第52号)相应废止”。《[2017]最高法民他72号答复》于2017年12月12日起实施。在2017年12月12日时间前产生的有关执行款的争议应按最高院《[2003]民二他字第52号答复》执行。而本案的执行款400万元是在2017年10月19日就汇至本院账户,早于《[2017]最高法民他72号答复》实施之前。根据《[2003]民二他字第52号答复》第二条“人民法院针对被执行财产采取了相应执行措施,该财产已脱离债务人实际控制,视为已向权利人交付,该执行已完毕,该财产不应列入破产财产”的规定。该执行款即脱离了债务人的实际控制,早于某外地法院2017年11月28日受理破产案件前。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二他字第52号答复》,本院执行到位的执行款400万元不应作为破产财产移送破产案件受理法院,故A公司要求撤销本院于2017年10月27日作出的《分配方案》及将本案执行分配款项移送破产管理人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重审二审经过】

    张某某不服重审一审判决,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笔者针对重审一审的裁判理由检索了相关材料,发现在案涉财产转移至基层人民法院之前,最高院有发布相关与 [(2017)最高法民他72号]复函内容一致的指导意见,具体内容以及论述如下:

    2017年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7〕2号),该指导意见第16条规定,“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后,应当于七日内将已经扣划到账的银行存款、实际扣押的动产、有价证券等被执行人财产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或管理人”;第17条规定,“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时,已通过拍卖程序处置且成交裁定已送达买受人的拍卖财产,通过以物抵债偿还债务且抵债裁定已送达债权人的抵债财产,已完成转账、汇款、现金交付的执行款,因财产所有权已经发生变动,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不再移交”。根据上述规定,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的银行存款等执行款,但尚未完成向申请执行人转帐、汇款、现金交付的,财产权利归属未发生变动,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执行法院收到破产受理裁定后,不应再支付给申请执行人,应当将其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管理人。结合本案分析,案涉400万元自2017年10月19日汇至基层法院账户,至2017年11月28日某外地法院作出受理A公司破产清算案的《民事裁定书》,该款项一直存放在法院账户,并未支付给B公司,该款项权利归属未发生变动,仍属于被执行人A公司的财产。

    【重审二审判决】

    经二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在人民法院受理对被执行人的破产重整申请情况下,执行程序中已执行到法院账户但未发放给申请人的款项是否属于破产财产?

    2007年6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19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根据该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如果执行程序尚未终结,对被执行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尚未支付的执行款不得进行支付。2013年9月16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执行程序未依照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的规定中止的,采取执行措施的相关单位应当依法予以纠正”。破产申请受理后,无论是被执行人还是人民法院都不应再对个别债权进行清偿。如果认定因先前个别执行行为而划入人民法院执行专户的价款可以继续执行交付给申请执行人,则有违企业破产法的上述规定。并且对此问题,2017年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实施的《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7〕2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第16条规定“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后,应当于七日内将已经扣划到账的银行存款、实际扣押的动产、有价证券等被执行人财产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或管理人。”第17条规定“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时,已通过拍卖、变卖财产,通过以物抵债偿还债务且抵债裁定已送达买受人的抵债财产,已完成转账、汇款、现金交付的执行款,因财产所有权已经发生变动,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不再移交。”根据上述规定分析,对已完成向申请执行人转账、汇款、现金交付的执行款,因财产所有权已经发生变动,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的银行存款等执行款,但尚未完成向申请执行人转帐、汇款、现金交付的,财产权利归属未发生变动,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后,不应再支付给申请执行人,应当将其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或管理人。2017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就重庆高院〈关于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及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中止执行告知函后应否中止执行问题的请示〉的答复函》[(2017)最高法民他72号]答复: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时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但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仍属于债务人财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发送的中止执行告知函后仍继续执行的,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依法予以纠正。由于法律、司法解释和司法政策的变化,我院2004年12月22日作出的《关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法司法解释〉第六十八条的请示的答复》((2003)民二他字第52号)相应废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最高人民法院上述《指导意见》及答复函相关规定,本案中,讼争400万元的执行款项尚未向B公司交付,B公司并不享有该笔款项的所有权,其性质仍属于被执行人A公司的财产,在某外地法院2017年11月28日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A公司破产清算后,本案讼争的400万元应当认定为破产财产,原审法院作出的《分配方案》应予撤销,讼争款项400万元应当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或管理人。需要确认的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规定》(法发〔2007〕12号)第六条规定,司法解释的形式仅仅包括“解释”、“规定”、“批复”和“决定”四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法司法解释〉第六十八条的请示的答复》((2003)民二他字第52号),是针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2]23号)第六十八条的请示作出的答复,仅仅属于民二庭针对个别案件的答复,且与新颁布的上述指导意见精神不一致。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已于2007年6月1日生效,依照2007年6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施行时尚未审结的企业破产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7〕10号)第十六条“本规定施行前本院作出的有关司法解释与本规定相抵触的,人民法院审理尚未审结的企业破产案件不再适用。”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法司法解释〉第六十八条的请示的答复》((2003)民二他字第52号),与2007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规定相悖,依法不应予以适用。

    综上所述,张某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6条、第17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重审一审民事判决;二、撤销基层法院作出的《分配方案》;三、驳回张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简评】

    根据我国的法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前后有两种观点,一种为脱离控制说,即人民法院针对被执行财产采取了相应执行措施,该财产已脱离债务人实际控制,视为已向权利交付,该执行已完毕,该财产不应列入破产财产。一种为物权变动说,即已通过拍卖程序处置且成交裁定已送达买受人的拍卖财产,通过以物抵债偿还债务且抵债裁定已送达债权人的抵债财产,已完成转账、汇款、现金交付的执行款 ,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根据最新的最高院指导意见,现在以后者为准。随着时间推移,由于新旧规定不一致所产生的争议将越来越小。

     

    【关联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2008修正)96. 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未经清理或清算而撤销、注销或歇业,其财产不足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参照本规定90条至95条的规定,对各债权人的债权按比例清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五百一十三条 在执行中,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执行法院经申请执行人之一或者被执行人同意,应当裁定中止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将执行案件相关材料移送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

    第五百一十四条 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执行案件相关材料之日起三十日内,将是否受理破产案件的裁定告知执行法院。不予受理的,应当将相关案件材料退回执行法院。

    第五百一十五条 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解除对被执行人财产的保全措施。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该被执行人的执行。

    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应当恢复执行。

    第五百一十六条 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二条  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

    企业法人有前款规定情形,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进行重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法司法解释》第六十八条的请示的答复

    二、人民法院针对被执行财产采取了相应执行措施,该财产已脱离债务人实际控制,视为已向权利人交付,该执行已完毕,该财产不应列入破产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7〕2号)

    16.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后,应当于七日内将已经扣划到账的银行存款、实际扣押的动产、有价证券等被执行人财产移交给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或管理人

    17.执行法院收到受移送法院受理裁定时,已通过拍卖程序处置且成交裁定已送达买受人的拍卖财产,通过以物抵债偿还债务且抵债裁定已送达债权人的抵债财产,已完成转账、汇款、现金交付的执行款,因财产所有权已经发生变动,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不再移交。

     

    最高人民法院就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申请受理前已经划扣到执行法院账户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是否属于债务人财产及执行法院收到破产管理人中止执行告知函后应否中止执行问题的请示〉的复函》[(2017)最高法民他72号]

     

    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时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但尚未支付给申请人执行的款项,仍属于债务人财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