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债权认定之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中一般债务利息的计算期间(作者:刘岩)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债权认定之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中一般债务利息的计算期间(作者:刘岩)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导语】

    2014年08月0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

    在实务当中,人民法院对于一般债务利息的裁判方式有两种,一种为以逾期本金为计算基数,按一定月利率计收,计至实际还款之日止。一种为以逾期本金为计算基数,按一定月利率计收,计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对于第二种裁判方式,债权人是否可以在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之后继续主张一般债务利息,在实务当中存在争议。由于裁判尺度不一,导致管理人在认定债权人申报的债权利息时难以把控。

     

    【裁判观点一】——不应当继续计算

    一、诉讼阶段

    陈某与谭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某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限谭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清尚欠陈某的借款本金10.7万元及利息(2011年8月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以10.7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给原告。”该民事判决书于2012年12月20日发生法律效力。

    二、执行阶段

    谭某没有在法院确定的付款日期履行判决义务,陈某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法院于2017年12月8日作出结案通知书。陈某对结案通知书有异议,于2017年12月15日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结案通知书中认定“2014年8月1日起至2017年3月3日止,迟延履行债务的利息为17695.13元”属于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计算,仅仅计算了加倍部分的利息而没有计算一般债务利息,应予纠正。请求撤销《结案通知书》。

    三、执行异议

    执行法院审查认为,本案审查的执行行为是执行法院作出标的款已执行完毕的结案通知书。根据听证审查,陈某提出异议之处在于“2014年8月1日起至2017年3月3日止,迟延履行债务的利息为17695.13元”的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根据某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 “2011年8月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以10.7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而该案已于2012年12月20日发生法律效力,加上10日履行期,即该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为2012年12月30日,故结案通知书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一般债务利息至2012年12月30日止,是严格按照生效法律文书执行,计算时间方法正确。陈某抗辩2014年8月1日起仍然应该计算一般债务利息,已超出生效判决认定的范围,缺乏事实依据,故对该异议抗辩,执行法院不予采纳并予以驳回。

    陈某不服上述裁定向某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执行异议复议

    某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陈某因不服执行法院作出的结案通知书提出异议,其异议焦点为上述结案通知书关于涉案执行标的款的计算中未予计算2014年8月1日起至2017年3月3日止被执行人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而仅计算上述期间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而执行法院依据的生效判决书主文是判令“2011年8月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以10.7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即上述生效判决未确定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故执行法院作出的结案通知书对涉案执行标的款的计算正确。故裁定驳回复议申请人陈某的复议申请,维持执行法院执行裁定。

    陈某不服向某高级法院申诉。

    、执行异议申诉

    某高级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本案判决中的10.7万元债权在执行程序中应否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2014年8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根据这一规定,执行中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分为一般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两部分。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生效法律文书没有确定的,在计算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则不计一般债务利息,仅计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具体至本案,生效判决的判项主文对10.7万元债务利息表述为计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对判决指定付款日之后的利息并未作出判决。因此,该判项属于没有确定给付迟延履行期间一般债务利息的判决。依照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不能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综上,申诉人陈某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应予驳回。

     

    【裁判观点二】——可以继续计算

    一、一审诉请

    某机电公司未依照《贷款合同》约定向某银行分行偿还借款本息,某银行分行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某机电公司立即向某银行分行偿还借款本金129437168.42元及利息、罚息、复利(利息按年利率5.865%,从2015年6月15日起计至2016年6月15日,暂计至2016年1月27日为4765768.68元;罚息按年利率8.7975%,从2016年6月16日起计至本金还清之日;复利按年利率8.7975%,从2016年6月16日起计至利息、罚息还清之日)。

     

    二、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判决:限某机电公司向某银行分行偿还借款本金129437168.42元、利息7716971.38元、罚息(罚息以129437168.42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复利(复利以7716971.38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

     

    三、二审上诉

    某银行分行不服上述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变更一审判决第一项为限某机电公司向某银行分行偿还借款本金129437168.42元、利息7716971.38元、罚息(罚息以129437168.42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本金还清之日止)、复利(复利以7716971.38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利息还清之日止)。

     

    四、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限某机电公司在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某银行分行偿还借款本金129437168.42元、利息7716971.38元和相应的罚息、复利。其中罚息以129437168.42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该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复利以7716971.38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自2016年6月16日起计算至该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罚息和复利均应在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此为一审判决指定的债务履行期间,债务人应主动按期履行判决书确定的给付金钱义务。如果债务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该条规定旨在体现被执行人不按时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金钱义务时,应加重债务利息以示惩罚。对于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根据上述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一般债务利息按照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本案中,一审判决第一项已确定了罚息和复利的计算标准均为年利率8.7975%,如某机电公司未能在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相应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和复利的给付义务,则罚息和复利将作为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其中罚息以129437168.42元借款本金为基数,复利以7716971.38元利息为基数,均按照年利率8.7975%的标准计算至借款本金和利息实际全部清偿之日止,这也符合双方签订的《贷款合同》的约定。故一审判决第一项判付的罚息和复利计算至该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是基于向债务人指定金钱给付义务的履行期间,而非对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不予计算。该表述清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某银行分行的上诉理由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理解错误,本院不予采纳。

     

    【评析】

    上述两个案件虽然所处阶段不同,一个是在执行阶段,一个是在诉讼阶段,但是处理的争议焦点相同,即人民法院判决利息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若债务人未按照判决书的要求清偿债务时,债权人是否可以继续主张判决确定还款时间之后的利息。

    从结果上看,两个高级法院的裁判结果是截然相反的,一个是认定不能继续计算,理由为判决结果没有明确债权人可以在判决确定还款时间之后继续主张利息;一个是认定可以继续计算,理由为法院判决确定利息计算的截至时间,是基于向债务人指定金钱给付义务的履行期间,而非对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不予计算。

    笔者的观点与后者相同,即虽然法院判决利息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但是债务人未按照判决书的要求清偿债务时,债权人可以继续主张判决确定还款时间之后的利息。原因在于,在借款合同纠纷当中,无论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还是民间借贷纠纷,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往往会高于迟延履行期间加倍债务利息的利率(日万分之一点七五的利率换算成年利率为6.38%)。如果在法院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后不能继续主张利息,则会导致债务人通过迟延还款的行为可以获取一个比借款合同约定更低的利率,这样不仅无法起到迟延履行债务利息惩戒债务人的效果,还会反向激励债务人实施违约行为,这样不利于社会交易秩序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