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程序下能否追究未实缴出资但发生股权转让原股东的出资责任(作者:陈海波)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程序下能否追究未实缴出资但发生股权转让原股东的出资责任(作者:陈海波)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阅读提示】

    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股东的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立即向公司缴足出资。但是,司法实践中并为明确因认缴期限未到期,未实缴出资便转让股权的原股东是否还应当履行出资责任?本文将结合司法实践为大家解答这一问题。

     

     

    【原法律规定】

    《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下称《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那么,当公司进入破产程序之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下称《破产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为此,管理人有权向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原股东主张缴付出资的义务,且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但是,在注册资本变更为认缴登记制后,当公司章程约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届满,原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且发生股权转让行为后,能否认定原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进而向其主张缴付出资的责任?

     

     

    【判例及法理解读】

    回答上述问题,首先应理解什么是“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1. 从司法判例看结论指导实践

    在(2019)最高法民终230号案件中,最高法认为:股东享有出资的“期限利益”,公司债权人在与公司进行交易时有机会在审查公司股东出资时间等信用信息的基础上综合考察是否与公司进行交易,债权人决定交易即应受股东出资时间的约束。《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当理解为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出资期限未届满的股东尚未完全缴纳其出资份额不应认定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在(2018)苏12民终2791号案件中,法院认为:在现行公司法及司法解释规定下,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应仅限于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或者解散清算程序的情形。《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是关于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时的责任的规定,从该条第二款关于“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内容看,只有出资期限已届满,股东应履行而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时,才有“未出资本息”可言。因而,股东出资期限已届满是公司债权人依据该条规定得以向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有所主张的前提条件之一。

    2. 从法律规定看法条应有之义

    《中国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下称《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该条是关于股东足额缴纳出资和出资违约责任的规定,即是股东出资义务的法律基础,同时也明确股东违反出资义务产生出资责任的法律基础。股东股权转让后的出资责任也是基于其持有股权期间违反了章程约定的出资义务,故股东只有在章程约定的出资期限届满时未出资或未足额出资才构成《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中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及《追加、变更当事人规定》第十九条中的“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

    为此,“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指负有该项义务的股东出资期限已经届满,否则《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一款中所规定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也将失去事实依据和基础支撑。

    理解“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实质内涵之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以下简称《九民纪要》)第6条的规定,认缴制下股东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不能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要求股东出资的期限加速到期。但是当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情况下,为保障债权人利益,只能“牺牲”股东的期限利益。那么,该条所指的股东能否包括已经转让股权的原股东?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理清义务和责任两个概念的联系与区别,责任是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时国家强制行为人继续履行或承担其他负担的表现。也就是说违反义务才会产生责任,未违反义务,责任就无从谈起。出资期限未届满时即转让股权的股东,未违反出资义务,所以无出资责任,随着股权的转让其出资义务转移至受让股东。

    因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明确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仍须承担出资责任是为保障债权人权益、防止股东通过股权转让逃避责任,其责任还是源于其股权转让之前对出资义务的违反。若其转让时出资期限未届满则未违反出资义务,即不会产生出资责任,出资责任自始不存在,亦不存在逃避的问题,故其股权转让后基于股东身份的权利义务概括转移,即使嗣后出资期限届满因其不再负担出资义务,自然也不可能再承担出资责任。

    所以,即使满足特定条件(破产清算或者《九民纪要》第6条的情形),出资义务加速到期,也只能由受让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及承担不履行义务的责任,不应追究未违反出资义务的原股东。

     

     

    【不一样的司法判例】

    但是如果股权转让是在债务发生之后,且受让股东不具有相应的履行能力,是否等于变相逃避了责任,同时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如何认定?

    在(2019)苏民申708号案件中,江苏高院认为:案涉3笔债务均发生于中铁集团公司转让中铁物流公司的股权之前,该3笔债务生效判决作出后,中铁物流公司均未能在法院确定的期限内主动履行付款义务,该三起案件皆因执行中未发现中铁物流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中铁物流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无清偿能力而由申请执行人申请终结执行。虽然中铁集团公司出资的认缴期限为2044年5月28日之前,但中铁集团公司作为中铁物流公司的唯一股东,在中铁物流公司成立后未进行任何出资,在中铁物流公司财产不能清偿债务且中铁物流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因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被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执行的情况下,仍以零对价将中铁物流公司的股权转让给远大公司,在此种情况下,一、二审判决中铁集团公司就上述3笔债务向中铁物流公司缴纳出资,并无不当。

    该(2019)苏民申708号裁定书的作出日期2019年11月27日,也即在《九民纪要》公布之后,法院在裁判文书中特别说明穷尽执行措施发现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出资期限尚未届满的股东应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责任。

    可见,如果股东转让股权的行为会侵害债权人的利益,即使其转让股权时出资期限未届满,法院仍然可能会认定原股东须承担出资责任。也即,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仍会行使自由裁量权来审查股东之间是否善意?是否侵害债权人的权益?

     

     

    【结论】

    综上,进入破产程序后,若股权转让时章程规定的出资期限已经届满,尚未实缴出资的股东的出资责任不会因股权转让而免除;若股权转让时章程规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届满,因其不属于未履行出资义务,故转让后无须再承担出资责任。在后一种情况下,法院仍然会审查股权转让时股东之间是否善意?是否侵害债权人利益?并以此来认定是否支持出资期限届满前即转让股权的原股东承担出资责任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