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企业员工权益如何保护?(作者:滕睿)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企业员工权益如何保护?(作者:滕睿)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竞争日益激烈,不断有新的企业成立,也必然有部分企业因经营不善等种种原因走向消亡,那么若入职的企业破产,那么员工的权益又如何保障呢?

     

    一、 用人单位与员工的劳动关系何止终止?

     

    2020年1月3日,原告李某向温岭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向被告邢某追索劳动报酬,而被告乐奉彪称通过公司账户为员工缴纳2018年2月至2018年9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进而证明原告系浙江某公司的员工,而非受聘于被告,但浙江某公司于2018年1月19日被法院宣告破产,那么原告李某在公司破产后,是否与公司继续存在劳动关系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一)劳动合同期满的;(二)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 (三)劳动者死亡,或者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或者宣告失踪的;(四)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五)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法庭经审理后认为:根据原、被告及证人的陈述,原告系浙江某公司存续期间招聘的员工,但浙江某公司已于2018年1月19日被本院宣告破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劳动合同终止。原告与浙江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终止时点应为2018年1月19日。现有证据未能证明浙江某公司的破产管理人继续聘用原告为工作人员。两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及被告邢某出示的基本养老保险历年参保证明中显示,在浙江某公司宣告破产后,即2018年2月至2018年9月仍以该公司的名义为被告邢某、证人等工作人员缴纳基本养老保险,来证实该时间段内原告仍为浙江某公司员工。企业被宣告破产,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管理人全面接管,企业开设的账户、公章等均由其管理,企业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均受到一定的限制,此时,浙江某公司不能与原告形成新的劳动关系。被告称通过公司账户为员工缴纳2018年2月至2018年9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进而证明原告系浙江某公司的员工,但未提交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为此,本院认为,在浙江某公司宣告破产后,原告即没有重新与浙江某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事实基础,不能单凭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情况来证明劳动关系确实存在。故原告与浙江某公司于2018年2月至2018年9月期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公司破产,是解除用人单位与员工之间劳动关系的法定事由,不能通过员工的医社保来认定双方仍然存续劳动关系。企业宣告破产后,即便员工继续提供劳动,对应也是破产管理人而非原公司,一旦企业被宣告破产,用人单位与员工的劳动关系即告终止。

     

    二、 破产企业员工权益优先受偿的范围

     

    企业破产,员工工资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这个一般人都知道,但是,员工的经济补偿金、医疗、伤残补助、抚恤等费用,是否能够优先受偿呢?

    2017年12月常州市天宁仲裁委裁决确认,常州某公司对吴某个欠薪494058.59元,常州某公司2018年10月被告破产,管理人公告原告欠薪仅为151624.5元,两者相差342434.13元,这究竟是何原因呢?仲裁的裁决,管理人为何没有予以确认呢?

    2019年2月14日,吴某个向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确认在原常州某公司有未确认欠薪342434.13并由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法庭经审理后认为:根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吴某于2019年1月4日接受破产管理人工作人员谈话时陈述其担任常州某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该陈述其他人所作的陈述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吴某个虽提交落款时间为2016年8月12日的《报告》复印件证明其并非高级管理人员,但未提交原件,且该《报告》内容与其之后作出的陈述相矛盾。综上,本院对吴某个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身份予以确认。我国《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工人工资应作为优先债权予以分配,其中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依据管理人核算的常州某公司的企业职工平均工资,确定每月3632.83元,吴某个为常州弹簧厂的高管,故其劳动报酬应依据企业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对于天宁劳动仲裁委确认的吴某个的工资、奖金及经济补偿金中的剩余部分,破产管理人列入普通破产债权,符合法律规定。综上,吴某个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这个案件就能看出,经济补偿金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其实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均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吴某的债权没有被全额确认为优先债权,不在于其申请的范围,而在于其高管的身份。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之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一) 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二) 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三) 普通破产债权。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同一顺序的清偿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也就是说,一般的员工,无论工资高低,其工资、经济补偿金等费用,均可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优先受偿,但若某员工的身份被认定为企业高管,那他的优先的部分,仅限于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