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tway 客户端服务
  • 服务形式
  • 业务领域
  • betway 客户端说法
  • 法律资讯
  • betway 客户端文苑
  • 案例分析
  • 法域采菁
  • 律师帮你忙
  • 联系我们
  • 律所信息
  • 诚聘英才
  • 在线答疑
  • 职业互动
  • 热点互动
  • 视频互动
  • 专题活动
  • 首页>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程序中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的行使(作者:陈小茹)
    betway 客户端文苑
    破产法视界丨破产程序中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的行使(作者:陈小茹)
    关键词:福建betway 客户端律师事务所编辑:betway 客户端律师更新时间:2020年5月29日

    导语: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对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诸多行业市场陷入停摆、断崖式下跌的困境,房地产行业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在此大环境下,面对诸多房地产开发企业因市场不佳、经营不利而进入破产清算的可能,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如何行使,以维护建设工程施工人的债权?该问题不仅仅事关施工人,还与农民工的利益、整个行业的发展、社会的稳定息息相关,值得探讨。

    下面笔者将从一个具体案例为切入点,对破产程序中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的相关要点进行梳理、总结。

     

    【基本案情】

    A建设公司与B房地产公司于2011年8月签订《施工承包意向书》,约定由A建设公司承建B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某市某工程项目(其中包括8#、9#楼),第三人C为该项目负责人、实际施工人。工程施工期间,因B房地产公司未及时支付工程款,导致工程停工。

    后A建设公司与B房地产公司及第三人C共同委托第三方对已完成工程量进行评估。2013年9月18日,三方签订《补充协议书》,主要约定:1.B房地产公司承诺,自双方合同之日起10日内支付A建设公司工程款300万元,于2013年10月30日前付清A建设公司已完成工程款,若延期付款,按剩余部分日2‰综合补偿违约金;2.B房地产公司以三方委托的造价咨询单位出具的目前已完工工程造价2446万元为第三人C实际完成的工程量支付工程款,B房地产公司同意增加停工补助54万元。共计支付工程款2500万元,此款必须打入A建设公司账户。

    《补充协议书》签订后,B房地产公司给付了1746万元工程款,至申请破产日止,仍欠工程款700万元、停工补助54万元。

    后A建设公司诉请法院确认:1.A建设公司对B房地产公司享有破产债权954万元【其中:工程款754万元;违约金200万元】;2.A建设公司对上述破产债权享有工程款优先权。

     

    【判决要点】

    1.《补充协议书》对付款方式的约定确实有瑕疵,但是本案请求权的基础法律关系是双方此前的《施工承包意向书》,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对因《施工承包意向书》产生的债权,A建设公司享有向破产管理人申报的权利;

    2.A建设公司主张违约金及停工补助54万元具有优先受偿权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停工补助与违约金应认定为破产人B房地产公司的普通债权;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八条规定,破产管理人有权决定解除破产申请受理前成立而债务人和对方当事人均未履行完毕的合同。均未履行完毕的合同是《施工承包意向书》,而《补充协议书》明确约定:以三方委托的造价咨询单位出具的已完工8#、9#楼工程造价2446万元为第三人C实际完成的工程量支付工程款,及补助窝工损失54万元为B房地产公司所负债务数额。此是三方签订的具有结算、付款承诺性质的协议,即由B房地产公司履行偿还工程款义务,并未赋予A建设公司和第三人C相关义务,故破产管理人不能依据前述法律条款解除《补充协议书》。《补充协议书》约定的工程款700万元认定为破产人B房地产公司的优先受偿债权。

     

    【法律分析】

    一、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主体:承包人

    1.承包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依据该法律规定,建设工程的承包人享有优先价款受偿权。

    2.实际施工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在实务中,对于实际施工人起诉发包人,要求发包人在结欠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的同时,主张工程款优先受偿能否得到支持,此前并无明确政策规定,但各地法院普遍予以支持。

    目前最高院在审理的案件【案号:(2019)最高法民再258号】,已经明确不再支持实际施工人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向发包人主张权利而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但实际施工人同样享有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的权利。

     

    二、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权利范围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三条规定:“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的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造成的损失。”

    2.工程款的利息及其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施行之后,建设工程价款的利息问题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即建设工程价款的利息不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不仅是利息,违约金等因与普通债权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对保护建筑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特别意义,也被排除在优先受偿的范围之外。

     

    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受偿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有权向管理人申报债权。

    建设工程承包人有权向管理人申报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债权。

    1.债权申报与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五十七条赋予管理人对申报债权予以审查的权力。破产程序开始前债权人享有的权利,债权人应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并主张优先权。

    2.债权受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受偿顺位置于抵押权之前。

    对于管理人决定继续履行双方均未履行完毕的建设合同的,所发生的建设工程价款债权属于共益债务的范畴,应按照《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三条“共益债务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的规定受偿。